Xiang Ruan's Homepage

Anything I want to share with this world.

读书笔记之我的千岁寒

《我的千岁寒》是很老的书,好像是2006年发的。在那之前的《王朔全集》我读过两三遍,好的不能再好。因为好的不能再好,所以《我的千岁寒》出来之后就一直不忍去读,不想因此破坏对王朔的好感,不想因此破坏对王朔文字的崇敬。忽然拿起《千岁寒》来读是因为偶然在某网站上手误按了这本书的kindle推送,既然到了俺的kindle上,就读吧。毕竟也过了这么多年,毕竟朔爷这两年连和徐静蕾闹闹绯闻这样的事儿都不出现在公众视野里,而我们也老了。读就读了,又能如何?

真的不好。我说的是文字。王朔依旧保持着强烈的个人风格,依旧有着独一无二的语感,文字依旧密集,杂碎而畅快。但是,真的不好。他写得是禅的故事,讲得是见本性的事儿,但是运笔行文处却着了不得了的相。用力太猛了,为了改变文字风格而改变,一头凶猛的野生动物变成了讨面包渣给大家作揖的大灰熊(大灰熊可不是怕人,它哪儿看的上人这么孱弱的动物?但是它谄媚了,为了面包渣)。王朔的面包渣就是他自己说的,要写一部超过《红楼梦》的书,我们都知道他没写成,至少到现在为止。因为曹雪芹心里没面包渣。 着相了,落了下乘。

王朔最好的作品,我一直觉得是《动物凶猛》(比姜文改变后的阳光灿烂的日子好太多)。《动物凶猛》好就好在它是王朔骨子里自然冒出来的,从故事结构,文字到情绪。跟着感觉走,好的地方都是朔爷天才里自然有的,不好的地方,叫做我是流氓我怕谁,爱谁谁,就这样儿。这样的文字是王朔年轻时候最牛逼的东西。他嘴碎不是因为是北京孩子的缘故,是因为脑子快,笔跟不上想念。《千岁寒》的嘴碎是一个个精致设计好的小装饰往墙上贴,是装修。哎,有追求这件事情毁了多少天纵之才啊。

不说了。

Comments

comments powered by Disqus